首页 > 湘南木雕
关于我们 / ABOUT US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员外楼红木梦之城责任有限公司
联系人:彭小姐
联系电话:18928126669
中山店:0760—87770333
郴州店:0735—7608888
郴州工厂:0735—6111111
邮箱地址:409950002@qq.com
邮箱地址:605893333@qq.com
中山店地址:中山市大涌镇岐涌路38号
郴州店地址:郴州市五岭广场市文化中心附四楼
郴州工厂地址:郴州市开发区长冲工业园四栋
湘南木雕

湘南,即湖南南部地区,今郴州 永州衡阳等地,春秋战国时期属楚。

在数千年沉浑雄厚的湘楚文化浸染下,作为一种历史遗存的湘南木石雕,久远的历史赋予了其深厚独特的历史文化内涵。湘南木雕主要有建筑木雕、梦之城木雕和祭祀木雕三大类。

传统特色民间雕刻工艺品还有南岳竹雕、南岳车木、保靖木雕、桃核雕、湘南木雕等。湘南明清建筑主要分布在以郴州市为中心的山区和丘陵地带,辐射到永州大部和衡阳、株洲南部的部分县市。郴州市所辖县市都有成片的明清建筑遗存。

古民居均有精美的建筑木雕作装饰。大门、厅门、天井周边的阁楼、隔扇、窗户、梁枋以及藻井、神龛、宗祠、戏台等是装饰的重点。

这些木雕装饰构件起到美化和教化的双重作用,具有实用和审美两大功能。在湘南民居中用木雕进行装饰极为普遍,民居、宗祠、戏楼、寺庙、其门窗、梁、柱、枋、斗拱、雀替等大多雕刻着瑞兽、百鸟、人物、回纹、花卉等,造型优美,雕工精湛,虽历经数百年,仍栩栩如生。其中以桂阳、资兴、宜章、永兴、临武、嘉禾、汝城、桂东县等地保存较为完整。有上百幢之多的大村落不少,较有代表性的有桂阳县的阳山村、庙下村、魏家村、三阳村,资兴市的中洞村、香花树下村,宜章的樟树下村,永兴的板梁村,魏家塘村,临武的郭家村,嘉禾的广发村,汝城的下湾村,桂东的聚龙居村等。其艺术水准尤以桂阳、临武、嘉禾、宜章、汝城、资兴等六县市非常具有代表性。

湘南木雕历史悠久,承载着人们的美好愿望与祝福,绵延不绝,世代相袭质朴坦率地表达了人们求祥接福的期望和对未来幸福生活的热切向往,表现出先民们美好的原始信念。湘南地区的古建筑以明清建筑居多,青砖碧瓦,天人合一。其历史可以追溯的已有三千余年。由于文化历史的渊源关系,湘南建筑木雕伴随着我国建筑木雕发展的历史而发展。木雕文化和其他文化现象一样,深受周、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影响,尤其受楚文化的影响较大。虽然现今遗存的古建筑木雕多为明清时期的雕刻,但仍然能完整地体现湘南的民情、民俗,有着浓厚的地域特色,凸现出承上启下的清晰脉络。湘南木石雕何时开始,至今尚无确切的记载。但从郴州出土的三国简、西晋简以及散落于民间山野古老石刻木雕等实物上看,揭示了湘南木石雕渊源的汉代遗风。湘南木石雕大兴于宋元,明清进入高峰时期。区域内现存的湘南民居,大多是清朝乾隆至光绪年间的产物,正是这段时期,因为商业贸易的崛起,大量商贩南来北往,运输南北货物,取道湘南地区的陆路与水路,民居的兴建达至历史新高,其装饰木雕艺术,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由此也造就了一批手艺高超的民间工匠。其次,湘南建筑木雕深受儒家思想、宋朝理学(新儒学)的影响。

众所周知,儒家提倡德政、礼治和人治,强调道德感化,提倡人要达到温、良、恭、俭、让的道德境界,以礼、义、廉、耻、仁、爱、忠、孝作为做人的基本价值观。西汉以来,儒家的这种伦理道德思想成了中国古代的正统思想、主流文化,并由此构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核。而宋朝理学的创始人周敦颐作为湘南永州人,在郴州为官三任,所作的《爱莲说》为世人传颂,成为做人的准则。其理论思想“濂学”成为湖湘文化的源头。中庸、崇礼、忠义、思荣、及第等传统思想均对湘南木雕的题材、内容和形式等方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反映儒学、理学、玄学等思想的题材有人物故事,如二十四孝、苏武牧羊、三国演义、精忠报国、竹林七贤、伯牙鼓琴、伯夷叔齐、太公钓鱼等。也有以礼、义、廉、耻、仁、爱、忠、孝为内容用文字的形式,雕刻成扁额、中堂、隔扇、屏风,作为族训、家训,教化后人。由此可见,湘南木雕深深地根扎于儒学、理学思想的土壤之中,从而也造就了自己独特的艺术形式与精神内涵。同时湘南明清建筑木雕也深受宗教文化、宗族文化的影响,有着文化艺术源流关系。湘南有着厚重的宗教文化、传统文化底蕴。炎帝陵、舜帝陵、南岳衡山、天下第十八福地苏仙岭、无量寿佛的诞生地周源山等众多的名胜古迹,无不表明了这一点。加之湘南古时属楚,因而,信鬼好祀,乐舞娱神遗风浓厚。

为了敬宗睦族,增强宗族凝聚力,宗教祭祀活动十分活跃。人们不惜财力,虔诚地营造华丽的、雕工精美的宗教祭祀场所。奉神、酬神、祭祖、祀鬼、佛道神祗、族族立祠堂、家家设神龛、户户拜菩萨的习俗世代相袭,宗族文化、宗教文化在湘南根深蒂固。避邪、纳福、求吉,是湘南木雕艺术主要的文化内涵。围绕着这些内涵,在湘南人们的生活习俗中,我们可以看到与之对应的丰富多彩的吉祥艺术象征体系。如木雕彩绘的佛教、道教中的人物造像、宗族里的祖宗造像非常丰富。造型上人物形象适度夸张、生动传神,表现手法古拙而朴实,刀法简练、挺拔,雕刻饱满、衣纹流畅,流露出唐、宋时期遗风。又如云纹纹样,其特点是若烟非烟、若云非云,常常缭绕飘泛在龙、凤、麒麟、狮子、天官、八仙周围,象征着灵兽、仙人在仙气缭绕的仙境之中,且有曲曲生祥瑞之气的寓意。在湘南普遍有信仰“吞口神”的风俗,人们将有“驱鬼、避邪、除崇、镇宅、纳福”功能的半圆雕木雕彩绘兽面形象供奉在大门的门楣上。其嘴阔牙锐、怒目圆睁、长舌外吐、口衔利剑、狰狞恐怖的兽面纹造型,使我们自然而然地将它与夏商周时期青铜器上的饕餮纹样、汉代的铺首联系起来。而且湘南为多民族混居地,瑶、苗、汉等民族和睦相处。居民多为中原、江浙、江西等地历代移民的后裔,聚族而居。湘南本土文化成为多种文化孕育的产物。它传承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同时又具有鲜明的地域性特征。湘南人的精神生活是丰富多彩的,除宗族祭祀、迎神赛会等宗教活动外,婚丧喜庆看大戏也成为重要组成部分。四百余年来,百戏之母的昆曲在湘南久盛不衰,并与本地祁剧、湘剧相揉和,形成了具有地域特色的湘昆。湘南建筑木雕常以剧中喜闻乐见的人物故事作为创作的题材,如《荆钗记》、《浣纱记》、《渔家乐》、《牡丹亭》、《西厢记》、《玉錾记》、《见娘》等。


湘南明清建筑木雕在题材、内容和表现形式上沿袭了历朝历代的风格特色,起到文化的传承作用。在构图取景方面,吸收了中国传统绘画的构图样式,根据需要,构图或横或竖,或圆或方。在经营位置、处理主次关系及动植物的搭配上无不注意节奏和呼应,甚至连树的枝干、花的方向也产生了生命,都环抱簇拥着主题。尤其是在处理人与山、景、树、木的关系上,作者有意打破现实物象的正常比例,使中心人物大于衬托的花与树。正如古人云:“水不容泛,人大于山。”为了达到美的追求,虽然改变了对象的比例,不但没有失调感,反而显得自然得体。又如湘南建筑木雕的草龙纹(夔龙纹)造型与商周时期青铜器上的夔龙纹纹样极为相似。而由蟠纹首尾相连,曲曲折折,所构成的几何图形的窗花木雕,则沿袭了春秋战国时期的艺术手法,具有诡秘的艺术效果。博古纹样则多采用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上的造型,古朴而庄重。人物雕刻头大身小,刀法简练,注重气质,讲究神韵,流露出汉八刀的风格特点,具有强烈的个性特征。

湘南木雕历史悠久,承载着人们的美好愿望与祝福,绵延不绝,世代相袭。作为湘南民俗文化的主要载体,湘南木雕艺人用朴素的思想和艺术语言,采用象征、谐音、寓意、比拟等手法直接或含蓄地表达了人们趋利避害、祈求吉祥,追求荣华富贵的吉祥意念,木雕作品无论是题材还是内容,均有着浓厚的吉祥意蕴。其作品图必寓意,意必吉祥。湘南建筑木雕广泛吸收中国画的表现形式,充分运用中国画的形式法则和传统图案的构成形式,采用雕刻的多种表现手法,画面布局错落有致,层次分明。人物题材的画面构图运用散点透视法和戏曲均面式构图,雕刻中人物形象一般头部较大,身材较小,但却把人物的动感和神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取景方面,往往以小见大,以点代面。如表现屋内只取门窗,表现阁楼则悬空出现栏杆,表现外景只用一个山头或一棵树,表现天空用一朵祥云,流水湖泊则只刻出几个浪花或几条水纹,赏心悦目,极具装饰性。湘南民间装饰木雕,大都采用具象的表现手法,在造型上则大胆夸张,特别是那些头大身小的人物,人大房小的衬景,夸而有节,变化适度。刻画人物不着意雕刻五官表情,也不拘泥于人体各部位的长短比例,而着意表现人物动态的传神写照,着意突出造型的质朴、稚拙、洗练、明快感,具象的形体中注入了抽象因素,活跃的、夸张乃至幽默的动势,使形象充满生气,观众在欣赏时不再注意人体结构、比例的精确度,而为真挚感人的形象所吸引,这大概就是“大巧若拙”的奥妙之所在 。

在构图上,往往把不同的场景和人物,或者一曲戏一个故事的几个情节组合在一个画面,配以图案纹样,注意虚实主次、线条分割、层次节奏的处理,追求画面结构的严谨与变化,构图的均衡与饱满。即使安置在窗棂上的一个单独纹样,也要把写实的形象加以变化和组合,使之饱满厚实,装饰性与实用性达到了完美的结合。

湘南民居的石雕作品一般不往秀美、纤柔方面做过多细微的雕饰,有着浑圆、敦厚、朴实的特点。湘南石雕中较为多见的是门槛石石雕、门边石石雕、泰山石石雕,还有置于村头、屋门口、宗祠内外的石立兽和石柱、石亭、石墩、石桥等。雕刻手法有圆雕、高浮雕、浅浮雕等。雕刻形态随形就势、随需造型,多为大众喜闻乐见的人神、龙凤、飞禽、走兽、鱼虫、花草等,画面喜庆、形式悦目,折射出湘南的地理环境特色、民俗风情、民间艺术审美观。

湘南木雕艺人还充分运用那无比丰富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将一根中间没有间断的缠来绕去、来路清晰、沉香连绵不断的线条造型演绎成了吉祥符号,表现在木雕作品中。寓含生生不息、永不中断的祥瑞之气,使繁衍的生命主题显得丰富和富有哲理。

湘南建筑木雕的表现手法和内容,与潮州、云贵等地的木雕相比,明显带有世俗化倾向而少了宗教意味,与以精致细腻见长的安徽、江浙一带的木雕相比,则显得大方率真,画面构成极富装饰味,人物、动物造型讲究形神兼备、形意并举、生动质朴,艺术感强。

历来中国人有着浓厚的吉祥观,湘南人也不例外。讲求行好运、这也成为湘南木雕表现的主要内容。明清湘南木雕采用象征、谐意、寓意、比拟等手法直接或含蓄地表达的吉祥意念恰好适应了人们趋利避害、祈求吉祥,追求荣华富贵的民俗文化心理,因而能在民间广泛流传。湘南木雕艺人用朴素的思想和艺术语言,质朴坦率地表达了人们求祥接福的期望和对未来幸福生活的热切向往,表现出先民们美好的原始信念,其建筑木雕作品图必意,意必吉祥,深刻地反映出浓郁的民间生活气息和湘南民俗文化色彩。

在大自然面前,蒙昧的先民们事先常常迷惘不安,软弱无力,生存的境况被笼罩在自然神力的威迫之下。人们虽不能支配超自然的神力,但可通过相应的方式来获取神灵的启示和帮助,因此,只有避邪后,方才可趋吉。在楚地域,,原始鬼神崇拜祭祀的色彩要浓于中原地区的礼仪宗教倾向,在湘南地区明清时期民居大门的门额上方,常常可见悬挂着头上长角、呲牙咧嘴、怒目圆睁、长舌外吐、嘴咬利剑,造型恐怖的木雕彩绘人面怪兽的面具形象,这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吞口”。湘南木雕吞口是傩面具的一种,继承了楚人好巫的传统文化。在色彩上,和藏传佛教的五色有着源渊;在雕刻手法上,具有明显的楚民俗——大众化,湘南木雕吞口产生的背景及文化内涵傩是源于原始社会末期的一种岁时巫术仪式,目的在于驱鬼逐疫祈福禳灾。古代文献《事物纪原》、《礼记·月令》中就有关于傩的记载,而《论语·乡党》中载有孔子遇到乡人行傩身穿朝服恭敬地站在庙之阼阶观看。可见当时傩已经在民间很盛行了,而且规模也日渐壮大,并增加了礼仪的成分,故又被称为傩礼或傩仪。傩戏面具是傩戏的表现特征,也是傩事活动的核心。在傩事活动中,面具被视作神的载体,无论傩仪、傩舞还是傩戏都围绕着面具而进行。生存与繁衍是湘南民俗文化很根本的生命主题。在漫长的封建农耕文化中,多子的愿望成为了婚姻、家族、种族延续以及生存(生活)十分重要的目的。多子方可多福,福多自然长寿,因而,多子的观念表现得十分普遍而又强烈。湘南民间吉祥艺术正是围绕这个古老悠久的生命主题发生、发展的。在以村落为生存空间整体,以家族为生存中心,以天、地、人三才为生存模式的湘南乡村,传统的思维方式,使这方面的吉祥观念深深渗透到湘南木雕的作品中。多子依赖于生殖功能的强盛。鱼戏莲、双鱼嬉戏、绵绵瓜瓞、老鼠葡萄、石榴蹦子、狮子滚绣球等吉祥图式成为了湘南木雕的传统题材和表现内容,在传统梦之城、门窗上运用广泛。这些吉祥图式来自现实生活,用来隐喻阴阳(男女)嬉戏交合,化生万物的。因为鱼、老鼠、石榴等多子,用其形象隐喻着多子、生殖茂盛。“绵绵瓜瓞”也正是子孙繁衍昌盛的象征。这些含有古老生殖崇拜观念的艺术的重要题材,不仅表达了湘南人渴求生命繁衍、多子多福的意愿。  

湘南木雕艺人还充分运用那无比丰富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将一根中间没有间断的缠来绕去、来路清晰、沉香连绵不断的线条造型演绎成了吉祥符号,表现在木雕作品中。寓含生生不息、永不中断的祥瑞之气,使繁衍的生命主题显得丰富和富有哲理。

湘南建筑木雕的表现手法和内容,与潮州、云贵等地的木雕相比,明显带有世俗化倾向而少了宗教意味,与以精致细腻见长的安徽、江浙一带的木雕相比,则显得大方率真,画面构成极富装饰味,人物、动物造型讲究形神兼备、形意并举、生动质朴,艺术感强。

历来中国人有着浓厚的吉祥观,湘南人也不例外。讲求行好运、这也成为湘南木雕表现的主要内容。明清湘南木雕采用象征、谐意、寓意、比拟等手法直接或含蓄地表达的吉祥意念恰好适应了人们趋利避害、祈求吉祥,追求荣华富贵的民俗文化心理,因而能在民间广泛流传。湘南木雕艺人用朴素的思想和艺术语言,质朴坦率地表达了人们求祥接福的期望和对未来幸福生活的热切向往,表现出先民们美好的原始信念,其建筑木雕作品图必意,意必吉祥,深刻地反映出浓郁的民间生活气息和湘南民俗文化色彩。

家族延续,光宗耀祖则是家族昌盛的保障。对于推崇“能立根基莫如为善,欲光门第只有读书”的朴实勤劳的湘南人而言,子孙读书做官、出人头地自然而然成为了人们的迫切愿望,因而这方面的吉祥图式也比较丰富。木雕“三元及第”表现的是三兄弟科考高中后骑马回家报喜的场景,充分表明了这一点;“一路连科”虽然表现的是一只鹭鸟在莲花水草中觅食的自然景观,但却借助谐音寓意科考一路(鹭)连(莲)科;“鲤鱼跳龙门”为我国古代神话传说,同时也是湘南木雕的传统吉祥题材,借喻科举考试中第,表达获得富贵和权势的愿望。相传每年春季有鲤鱼数千赴龙门,争相跳跃,越过者为龙,不能越者则为鱼。表现这方面的题材还有魁星点斗;魁星是主宰科举考试的神,他手里拿有一支笔,专门点考试中榜者的姓名。湘南木雕常将其表现为一脚站鳌头,一脚向上后踢的形象,取“魁星点斗,独占鳌头”的祥瑞。此外,二甲传胪、连中三元、马上封(蜂)侯(猴)、太狮少狮、麒麟吐玉书、马上封(蜂)侯(猴)等均属于这方面的吉祥图式。

纳福求吉,也是湘南木雕艺术重要的吉祥文化内涵。纳福的文化内涵在古代常以五福观论之。《尚书》中称五福为寿、富、康宁、攸好德、考终命。后在民间被衍化为福、禄、寿、喜、财的五福内涵,在湘南木雕的题材中被广泛运用,吉祥图式非常丰富。如:福禄寿三星、鹿鹤(六合)同春、五蝠(福)临门、郭子仪拜寿、天官赐福、爵(雀)禄(鹿)封(蜂)侯(猴)、官(冠)上加官(冠)、耄耋(猫蝶)富贵、三友拱寿、八仙拜寿、太狮少狮等。在湘南木雕的题材内容中,“福禄寿”三星是以神仙的面貌出现的。相传福星是由天上主管农业税收的木星演变而来,因为民以食为天,丰收才有富足,才有福气;禄星是由唐代的首届开科状元狄仁杰演变而来,后来成了主管“功名利禄”的神,也有传说禄星是由文曲星演变而来,后来又兼有送子的功能;寿星是由南极星演变而来,有南极星翁之说,是民间祭祀的寿星,主管长寿。三星的造型通常为:福星手执如意而立,左为寿星捧桃执仗,右边禄星怀抱童子,每一位的嘴角、眼梢都带笑容,烘托出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但福禄寿吉祥图式更多的是运用象征、谐音的手法将蝙蝠、鹿和松树组合在一起。“郭子仪拜寿”作为五福的吉祥图式,表现的是唐朝将领郭子仪因平定安史之乱、藩镇割据、西北边诸蕃人寇等内乱外患有功,被授爵为汾阳郡王,活了八十五岁。有八子七婿,个个为官,子孙繁衍,家族兴盛。

非常通用、常用的工具是点錾、扁锉,很多时候再有一把锤子、一把尺、一根红墨线,这样就可以操以技艺。工具少,功夫全在“天人合一、意手合一”。

湘南木雕重在写意,刀法极尽简约。在造型上都具有沉雄大气、简洁生动、大胆夸张。其工艺洒脱空灵,平和里透出清新;繁密中见出秀美,神奇中带点诡异;虚幻中体现真实。

木雕形式多样,浅浮雕、深浮雕、透雕、圆雕都有,其中大多是浮雕。有不少镂空的深浮雕与圆雕拼接一起,因材施艺,有的大刀阔斧,有的则工整细致,有很强的深度空间感,构成的近似圆雕的深浮雕层次极为丰满。不同的刀法表现出各种不同的造型美和材质美。效果上有的显得圆润,有的显得方棱,有的涂上金漆以示富丽,有的不加涂料自成雅趣。

区域内现存的湘南民居,大多是清朝乾隆至光绪年间的产物,正是这段时期,因为商业贸易的崛起,大量商贩南来北往,运输南北货物,取道湘南地区的陆路与水路,民居的兴建达至历史新高,其装饰木雕艺术,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由此也造就了一批手艺高超的民间工匠。纵观整个湘南民居木雕,大都采用具象的表现手法,但造型上则大胆地夸张,特别是那些头大身小的人物,人大房小的衬景,夸而有节,变化适度。刻画人物不着意雕刻五官表情,也不拘泥于人体各部位的长短比例,而着意表现人物动态的传神写照,着意突出造型的稚拙、质朴、洗练、明快感,具象注重虚实主次、线条分割、层次节奏的处理,追求画面结构的严谨与变化,构图的饱度与均衡,使装饰性与实用性达到完美的结合。  

雕刻刀法上,有的大刀阔斧,有的则工整细致,不同的刀法表现出各种不同的造型美和材质美。效果上有的显得圆润,有的显得方棱,有的涂上金漆以示富丽,有的不加涂料自成雅趣,各自有着不同的艺术感染力。

指构思设计雕件的式样,并根据实际绘制大样图的过程。

湘南木雕的构图一般采用中国传统绘画的构图样式,强调整体上的主次关系及动植物和装饰纹路的节奏和呼应。表现形式上注重气质,讲究神韵,有意打破现实物像的正常比例,人物头大身小,衬景人大房小,有“水不容泛,人大于山”之说。题材内容的选择包括楚地原始鬼神崇拜、祭祀用的驱鬼、逐疫、祈福的吞口、金刚门神等;还有表达劳动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吉祥图案,如吉庆有余(鱼)、五谷丰登、松鹤延年、喜上眉(梅)梢、龙凤呈祥、福禄寿喜、麒麟吐书、马上封侯、二甲传胪、连中三元、五蝠临门等;还有含有教化意义的戏曲人物、古代英雄、小说演义、传说故事等;以及反映现实生活的耕种、收获、纺织、放牧、商贾、娱乐、爱情等题材。

常用工具:卷尺、直尺、木折尺、角尺、三角斜尺、水平尺、圆规、墨斗、划子、铅笔、画线器等。

1、三分画线七分做,画线细心避差错,划线刻记需标志,墨斗划子缘旧制,划子画线要直立,墨线弹出见平直。

2、三根钉子一块板,三种尺寸可勒线。方正木条做线溜,尺寸刻度宜精妙。

3、木匠雕花学绘画,门窗隔扇装板镶,框角空处衬牙板,人物花鸟动物装。

4、尺七二尺七,坐到正好吃,尺八二尺八,桌凳走天下。

5、一尺三,靠肩膀,一尺四,不要试。 

6、长木匠,短铁匠。

7、雕人笑,眼角下弯嘴上翘。雕人哭,眉皱垂眼嘴下落。雕人怒,眼圆落嘴眉皱吊。雕人伟,风度严谨眼神好。

指根据构图设计选材下料、拼料、雕凿物件的粗轮廓的过程。

为了确保作品的物理性能及美学观感选料。下料是一个关键环节,古有三分下料七分做的说法。将下好的材料用锯子、斧子锯割、砍削掉材料的多余部分后用锤子打击凿子,把雕刻物件的大样轮廓结构凿挖剔出,叫做“叩”;用宽凿接剔深浅浮雕的粗坯叫做“托”。

常用工具:锯、斧、刨、锤、凿。1、材质优劣看环境,针阔两类有特征。轻材质软重材硬,根重梢轻认真分。材长三尺分梢根,梢高根低方受力。材质轻重分不清,木匠师傅拿秤称。

2、树木采伐冬春好,树皮不宜早剥掉。末伏剥皮锯板料,存材通风过三秋。心材常裂边材曲,纵横中材都适中。虫害防止早处理,合理锯材避斜纹。

3、木材梢空空到顶,根腐多是三尺洞。春夏疏松色浅淡,秋冬质硬色明显。活节不活可利用,死节活动变坚硬。漏节腐打加虫害,弯曲材质用随形。

指对雕刻物件粗坯轮廓进行二次修正,进行玲珑细加工的过程。

1、平板花(浅浮雕)指在平木板上雕刻花纹图案,一般深不过3至6毫米,是比较简便的雕刻方式。

2、深刻花(深浮雕)指在平木板上雕刻花纹图案,一般深度10至15毫米以上,比平板花更具有立体感。

3、空眼花(镂空透雕)即将木板雕透,常用于窗户、床架两侧等部位,具有采光效果。 

4、圆雕是完全立体的雕刻方式,用于建筑木雕的撑梁、雀替,梦之城的床栏扶手及祭祀木雕中的神坛、佛像等处,因为有多个侧面的观赏角度,所以要求匠人有更精到的造型能力和技巧。

每种形式的雕刻都少不了雕刀和刀法,古传刀法多达数十种,如刀法十三式中的舞刀式、埋刀式、迟刀式、留刀式、涩刀式、复刀式等,其描述显得玄虚、牵强,其实刀法本身具有一种抽象性和不稳定性,就雕件的视觉效果而言,只有线条而无所谓刀法。就技术层面而言,可以有切刀和冲刀两种,切刀指刀触短小而多个碎刀连接的用刀方式,刀刀分开,刀痕相连,刀断意连;冲刀指以刀入木后,一气呵成,不再重起刀,迅速而畅快地完成线条。实际操作中,冲刀和切刀的运用本身就无法分解得很明确,往往是冲切结合的。冲和切指运动轨迹(线条方向),而刀面与器物所成的角度也对线条有着强烈的支配作用,一般分为正刀和侧刀,所谓正刀指刀刃在器物表面运动时刀刃所在的面与器物表面呈垂直状,否则称之为侧刀。常用工具:铲、雕刀、钢丝锯、斧、锤、锛、卡具、木钻等。

平斜园翘双面铲,镂空透雕巧姿势。大小雕刀龙须刀,钢好刃利求耐磨。搜锯弯锯钢丝锯,铲凿挖补相关系。双面大铲和木锉,脱地雕刻配备齐。斧锛卡具和木钻,雕刻工具忌不齐。

指根据作品的用途及艺术要求对雕件表面进行的按需要打磨,抛光或上油或打蜡或刮底染色、上漆等的后期处理过程。

常用工具:刨、砂纸、油灰刀、刷子、浸漆槽、铁箅子、铁钩、圆辊子及喷涂工具。1、木工不留线,留线一大片,木工不留胶,留胶脏一片。

2、擦涂麻纱乱蚕丝,浸涂漆槽油辊子,油漆木雕孪兄弟,木工制作油工衣。

3、白坯打磨顺纹面,脏迹刀痕不留义,物而多磨少乱腻,薄厚适度油好漆。

1、三分画线七分做,画线细心避差错,划线刻记需标志,墨斗划子缘旧制,划子画线要直立,墨线弹出见平直。 

2、三根钉子一块板,三种尺寸可勒线。方正木条做线溜,尺寸刻度宜精妙。

3、木匠雕花学绘画,门窗隔扇装板镶,框角空处衬牙板,人物花鸟动物装。

4、尺七二尺七,坐到正好吃,尺八二尺八,桌凳走天下。

5、一尺三,靠肩膀,一尺四,不要试。

6、长木匠,短铁匠。

7、雕人笑,眼角下弯嘴上翘。雕人哭,眉皱垂眼嘴下落。

8 、雕人怒,眼圆落嘴眉皱吊。雕人伟,风度严谨眼神好。将下好的材料用锯子、斧子锯割、砍削掉材料的多余部分后用锤子打击凿子,把雕刻物件的大样轮廓结构凿挖剔出,叫做“叩”;用宽凿接剔深浅浮雕的粗坯叫做“托”。

常用工具:锯、斧、刨、锤、凿。

1、材质优劣看环境,针阔两类有特征。轻材质软重材硬,根重梢轻认真分。材长三尺分梢根,梢高根低方受力。材质轻重分不清,木匠师傅拿秤称。。

2、树木采伐冬春好,树皮不宜早剥掉。末伏剥皮锯板料,存材通风过三秋。心材常裂边材曲,纵横中材都适中。虫害防止早处理,合理锯材避斜纹。

3、木材梢空空到顶,根腐多是三尺洞。春夏疏松色浅淡,秋冬质硬色明显。活节不活可利用,死节活动变坚硬。漏节腐打加虫害,弯曲材质用随形。1、平板花(浅浮雕)指在平木板上雕刻花纹图案,一般深不过3至6毫米,是比较简便的雕刻方式。

2、深刻花(深浮雕)指在平木板上雕刻花纹图案,一般深度10至15毫米以上,比平板花更具有立体感。

3、空眼花(镂空透雕)即将木板雕透,常用于窗户、床架两侧等部位,具有采光效果。

4、圆雕是完全立体的雕刻方式,用于建筑木雕的撑梁、雀替,梦之城的床栏扶手及祭祀木雕中的神坛、佛像等处,因为有多个侧面的观赏角度,所以要求匠人有更精到的造型能力和技巧。指根据作品的用途及艺术要求对雕件表面进行的按需要打磨,抛光或上油或打蜡或刮底染色、上漆等的后期处理过程。

1、木工不留线,留线一大片,木工不留胶,留胶脏一片。

2、擦涂麻纱乱蚕丝,浸涂漆槽油辊子,油漆木雕孪兄弟,木工制作油工衣。

3、白坯打磨顺纹面,脏迹刀痕不留义,物而多磨少乱腻,薄厚适度油好漆。

常用工具:刨、砂纸、油灰刀、刷子、浸漆槽、铁箅子、铁钩、圆辊子及喷涂工具。